治理大氣污染,“各部門不是找怎麼可以管的理由,而是找怎麼可以不管的理由。”廣州市人大代表如是吐槽。
  本周,市人大對廣州空氣污染的情況進行了檢查,昨日召開會議,與市政府交換意見。
  市人大經濟工委主任歐陽知引用數據稱:廣州空氣污染,“貢獻率”最高的是燃煤,占26%;汽車尾氣占22%;揚塵的份額超過10%;油煙也“貢獻”了大概10%。
  對以上各種原因,座談中都有提及。代表們意見最大的是:在治理大氣污染的過程中,各部門推諉扯皮,“一遇到難題就推說職責不清”。代表們還吐槽各種監管缺位、執法不力。
  對代表們“連珠炮”一樣的問題,現場市環保局局長楊柳等官員都沒有作出詳細回應。
  各部門都在找怎麼可以不管的理由
  市人大城建環資委副主任委員詹樹柏稱,南崗西路有大型露天煤炭堆場、沙石堆場、石灰預製廠,應均為“三無”企業,極易引發揚塵,而且路面破損嚴重。檢查過程中,還發現一間無明顯標誌的隱蔽小型煉化廠,檢查組進行了臨時檢查,但該廠人員發現檢查組車輛後將廠門緊鎖,無法進入廠內實地檢查。經觀察,該廠建在輸電線路下,存在較大安全隱患;且處於生產狀態,排放的廢氣有較大異味,對周邊環境有較大污染。
  “南崗西路沿途的各類‘三無’堆場,以及小型煉化廠的存在,應該不是一天兩天的問題,但卻遲遲得不到查處,說明相關部門的監管以及屬地管理存在較大漏洞。”他不客氣地說。
  “工地揚塵及運輸引起的二次揚塵管理工作,涉及建設、交通運輸、城市管理等多個部門,如果各部門協調配合不足,很容易引起推諉扯皮的現象。”市人大城建環資委委員、廣州建材企業集團有限公司投資發展部經理劉蓮香也說。
  “這些部門不是找怎麼可以管的理由,而是找怎麼可以不管的理由。”市人大華僑工委副主任楊保林稱。
  “一件事情出現重大擾民,應該有主要的部門感到敬畏、緊張。我們在黃埔看到這麼多無證的煤場、沙場露天擺放,什麼部門批的?它沒有批就可以存在,是哪個部門的責任?我們看到至少6排以上的載重汽車,大部分無任何覆蓋;路面坑坑窪窪,泥濘滿地,可以想象晴天的時候肯定是泥土飛揚”,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趙小穗說,大氣是沒有行政邊界的,治理大氣污染需要各地、各部門聯合。“先別說與佛山、肇慶合作了,就廣州幾個區之間,協作都應該加強。”
  不能因為廣石化是央企就降低標準
  對於廣石化排污長期擾民的問題,趙小穗說:“儘管廣石化有主、客觀的原因,比如產業佈局規劃、究竟它往哪裡走,我們要有大局的考慮;儘管這麼多年來廣石化也不斷投入,但我們對這些央企,不論它是誰的,關鍵是它在廣州,是直接影響我們廣州市民的重要個案,我們要用一樣的標準去要求它,不能因為它是央企,就降低對它的約束。”
  處罰後效果如何,沒有相關資料
  不少代表都提到,現有的懲罰力度不夠,效果不好,應該“罰到它痛”“罰到它怕”。
  市人大城建環資工委主任張連廣說,自己看了市環保局的大量行政處罰決定書,“但罰了以後改了沒有?改得好不好?沒有資料。有些單位,連續被罰好多次,比如一年內能被罰兩三次、或者更多,是什麼原因?”
  一位代表說,自己住在開發區安利旁邊,被污染困擾多年,未能根治。而造成污染的根本原因,在於這個地區本來是工業區,“後來不知怎麼就插入了商住樓”。他認為,規劃不能隨意調整,很多樓盤的投訴,都是由於規劃調整引起的。
  露天燒烤普遍,有關部門怎麼執法的?
  多位代表提到小區油煙問題。市人大內司委副主任委員岳向陽,家住天河區,他形容自己“一年四季不能開窗”,對於樓下的小餐飲業油煙問題,現行法律並沒有明確條款,“比如不執行相關規定又會怎樣?原來禁止炒炸的,後來炒炸了,又能把它們怎樣?”
  市人大華僑工委主任李兆宏也說,現在廣州露天燒烤非常普遍,本來是明令禁止的,現在連繁華路段都未能避免,有關部門的執法力度有待加強。
  案例
  家有四台空氣凈化器依然敵不過那些奇臭
  家住華南碧桂園的人大代表表示無法忍受垃圾填埋場飄來的味道
  一位代表說,同樣是垃圾填埋場,香港的就沒什麼異味,而廣州番禺的垃圾填埋場,卻臭氣熏天。同一件事,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不同?
  說到這個,市人大城建環資委委員、國信信揚聯合律師事務所主任林泰松激動了:“我住在華南碧桂園,天天晚上都要關窗,因為太臭了!”他說,有時臭得受不了,他就打電話給番禺區城管局局長,後來局長都不接他電話了,直接把垃圾填埋場“謝總”的電話給他。這位“謝總”每次接到他電話,就說“我去看看”,然後臭味就會消散些。後來林泰松到現場去看,發現其實是用了一種除臭劑,但這個除臭劑是有成本的,有時填埋場為了節省成本,就不噴除臭劑,結果臭氣熏天。收到投訴了,才噴一噴。
  林泰松繼續訴說“臭氣擾民”的苦惱,他說自己家裡有4台空氣凈化器,簡直是生活在“水深火熱”中。“你們垃圾填埋場,至少每天要除臭吧?”他說,結果自己每次都要發短信給“謝總”,說一次就做一次……尤其是晚上或者凌晨,填埋場就開始排臭氣……他問:番禺的城管部門、環保部門,到底要承擔什麼樣的責任?
  回應
  市政府:最近會有整改行動方案
  對代表們“連珠炮”一樣的問題,現場市環保局局長楊柳等官員都沒有作出詳細的回應。
  市環保局局長楊柳只是簡單表態說,在5月的市政府常務會議上,專門給大家放了一段市環保局暗訪的視頻,講述了大約20個大氣污染的案例。他也說“部門聯動非常重要”,還表示,污染物將下降70%的廣州恆運“超潔凈排放”,就是發改委推動的。
  而常務副市長陳如桂則表示感謝人大的監督,並稱“會後會研究”代表們提出的問題。有關整改情況,將由環保局牽頭作書面回覆,並稱“最近會有行動方案”。
  “我市大氣污染防治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果,但空氣質量仍然令人堪憂”,在最後總結時,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桂芳坦言,對照省下達的大氣污染治理2017年控制目標,目前,廣州環境空氣中僅二氧化硫平均濃度達標,PM 10、PM 2.5和二氧化氮平均濃度離達標仍有不小差距。今年前4個月,PM 10平均濃度比去年同期還上升了6.5%。
  張桂芳曆數目前的頑疾:“一些企業超標排污,偷排偷放屢禁不止,一些部門監管工作不夠落實,部門聯動和區域聯防聯控協作機制尚未建立。”
  “嚴懲措施要硬”,張桂芳稱,對環境違法要“零容忍”,對監管缺位、執法不力、徇私枉法的有關部門和人員,要問責。
  張桂芳著重提出針對監管工作合力不夠的問題,“要敢於作為、勇於擔當”,“一遇到難管的問題,就推說職責不清,我認為不是職責不清,而是有的部門不敢管、不想管、不善管,遇到問題繞道走,有矛盾就推卸責任。”
  張桂芳還要求要落實舉報查辦、督辦、回覆的責任,“不要打擊舉報人的積極性”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孫瑩  (原標題:部門不找怎麼管的理由 而是都在找不管的理由)
創作者介紹

別墅設計

wz89wzdv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